手机

昨晚下班,一个同事递给我一块比利时的酒心巧克力,因为没有路上吃东西的习惯,我随手放在衣兜里,然后就忘个干干净净。
今天早晨,起床晚了,临出门时候,拔下充过一晚的手机,塞在兜里,找急忙慌去上班。
九点多钟,想起来应该看看邮件什么的,就拿起外衣,伸手进兜准备把手机掏出来,结果突然觉得手摸到什么湿乎乎的东西,大惊,拔出手一看,巧克力黏糊糊的糖浆还掺杂着一股酒味。再伸进去摸,却摸到了一个像烤红薯那么热的手机,更大的惊,马上脑子就想起手机电池爆炸这类事情,用最快速度,卸下电池,放在阴凉处,一切等温度下来再说。
过了半小时,装好电池,重启机器,在纯黑屏上看到白色的GOOGLE的画面,心想应无大碍。但是手机几秒钟之后就重新启动了,又回到这个画面。原来,我的手机在衣兜里就是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弄得电池滚烫。再鼓捣了十分钟后,彻底死心。拔掉电池,扣好后盖,歇了。
下班路上,想直接去T-MOBILE的商店找售后,可转念一想,今天周五,接下来两天,这些大爷什么都不会干,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周一才行,我的2001-2012年度的假期还有2周,是从下周一开始,正好,这就排成第一件事了。
Galaxy Nexus是三星代工,隶属Google手机序列的,号称是Google的三儿子。我用了三个月就出现第一次问题。我从来对韩国的东西没有好印象,从三星电视到现代汽车,处处有日本人的痕迹,生产的东西品质相去甚远,却比日本人更傲慢骄横。结果这次稍微不留神,就中了一枪。我确实已经想好,真的再也不买韩国的成品货物。至于我的PC和苹果的设备用三星屏幕和内存芯片,我没办法避开。
手机坏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还有数个备用品,Motorola的里程碑,被淘汰后就一直趴在抽屉里。等我拿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金属的后盖一边已经翘起来,心里还埋怨自己,上次装的时候为什么这么粗鲁,很费劲撬开才发现,电池鼓胀完全变形了,第二次崩溃。
摩托的手机不能用,没关系,我还有G1,这是Google的长子,Android里面的第一部,曾经有同事提出收购,我拒绝了。可是我翻箱倒柜,折腾了十五分钟,却找不到这个家伙。适合它的充电器倒是找到俩。

苍天呐,大地呀!这是哪位神仙姐姐在惩罚我啊!

最后还有一个,是秋天童话同学现在还在使用的型号,Nokia E61,虽然相比起来现在的智能手机,这个基本属于痴呆儿童,但终归是塞班的第三代,多少还能运行点程序,可是,可是我把手机轻而易举找到的时候,却死活不能发现它那种细园小口的充电器被我扔哪儿了。
虽然现在基本没人给我打电话,也没人发短信给我,但是手机对于我来说,就像吸烟者兜里的香烟,一旦缺乏,心神不安。
到现在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办,反正我现在离狂躁还有一步之遥。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印象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