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样的父母

明天的这个时候,李棒同学大概已经离开欧洲的天空,向着正东方向以每小时1000公里的速度接近北京。而我们,作为他的父母,可能也已经熟睡,为第二天的工作积攒能量。

当初给他订票的时候,觉得时间还早,归去的日子只是日历上一个需要翻页的数字。但是顷刻间,他的初中已经读完,考试都已结束,满装的两个行李箱此刻正整齐地排列在墙角,只等着明天中午全家出动,直奔希斯罗机场。

2008年奥运前夕,我俩逆流而行,远离喧嚣的北京。在一个温凉的下午来到英格兰。进家之后,安顿好行李,我出门站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红色的太阳对自己说,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着另外一种与我原先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人们,从此刻起,我们不得不融入进去。

李棒那个时候是13岁,个头已经和我一般高,但是脸庞的轮廓还是少年的圆润模样,一句完整的英语也不会说,纯熟掌握听说读写的单词不超过十几个。好在我知晓他的性格,聪明而不傲慢,合群而不盲从,所以对他求学的过程毫不担心。转眼之间,三年过去了,他的面孔已经出现棱角,个子长到1米86,用很流利的英格兰口音和同学们插科打诨,书桌上的手写论文厚厚几大本,房间里画满物理和数学符号的草稿纸满地都是。性格变得更自信,神情更从容。每次我想到这些,总是很满足,觉得他的成长离我的预期没有什么偏差。

其实我的预期是我自私的内心表露而已。他的成长轨迹和生活路线又岂是我能够干预的呢?我们只是给与他生命,并在他幼年成长的过程中尽可能提供最好的条件来尽到父母的本分而已。至于将来他去读大学,选择什么专业,喜欢什么学校,甚至未来留在哪个国家,娶一个什么肤色的女孩,都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一直自豪的是家庭从来没有给他什么压力,从来不因为学习成绩不如人意责骂他。就我本身的观点,并不认为人一定要有所成就,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满意程度,就是最好的考核标准。如果他选择不上大学去做一个建筑工人,我也会发自内心地支持。有一技之长,有责任心,能为妻子和孩子们竭尽全力地营造幸福生活,就已经足够达到成功人生的底线。父母其实没有权利为孩子规划一个所谓的未来。到目前为止,我的反应没有他快,腿脚不如他灵活,在就算在游戏机上玩游戏或是电脑对战,我取胜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我所能超过他的,仅仅是一些社会经验而已,(而这些经验还不一定完全适合于他)除此并无长处。我在这样一个劣势下,如果还腆着脸替他规划一个他的人生道路,是不是显得很滑稽?我知道自己和儿子相处的短板在什么地方,所以尽量把他当做一个大人来对待,很万幸,在对待孩子态度这一点上,我和妻子的观点从始至终高度一致。在我们看来,孩子有一个从容平静的少年时代远比会弹钢琴会背诵古诗有价值得多。少年时期所养成的阳光健康的心理会深刻地影响他的一生,悲剧的是,人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允许回头重来。

我们从不低估孩子的判断力和想象力,也充分认识到他的弱点,比如对自己的要求不能从始至终标准如一,明天考试在即,今晚也得在游戏机上消耗2小时这种事儿。自己的房间从不打扫,换下的衣服随地乱扔,袜子满天飞,和妈妈说话没有耐心,不出十句就会呛火。但是我们一直认为,这些缺点是会随着年龄的成长逐渐消失的。

母亲节的时候,李棒悄悄买回一张贺卡和一个玩具熊,很羞涩地写上祝福的话语,用漫不经心的表情交给妈妈的时候,我看到妻子眼里的泪光。昨天的父亲节,他买回一张贺卡和一个巨大的瓷杯,照例写上歪歪扭扭的中文递给我。那个时刻我觉得人生真的很美好。有温情有心思的孩子才更像是我的儿子。

在他回程的随身小包里,装着一部电脑,一部HTC DESIRE HD手机,一部PSP,一部DSL,还有一部KINDLE3,我真不知道路上的十几个小时为什么需要用数码武装到牙齿才能度过。可如果他认为确实有必要,我们又何须多言呢?

当他度过这个漫长幸福的暑假回到英国,迎接他的是短促紧张的高中生活。或许可以说,他的未来道路的走向就决定于此了。漫长的人生就是这样被各种假期切开的。有一天当他成年之后回想自己的人生时候,如果每一个假期都足够美好留下值得被回忆的情节,那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成绩!当他的力量不足以达到的时候,我们父母是尽量帮助他构筑美梦的助手,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偏见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我们这样的父母》有3条回应

  1. 芯片说:

    我们对孩子管得太多,是因为对孩子有太多的不信任,这不信任其实是基于我们本身自信的缺乏。祝福孩子,反省自己,你们是榜样。

  2. 秋天童话说:

    秋天童话

    这篇文章很让我感动,和之前的比较起来,原来的苍白,衬托出现在的华彩…….这样的臭吹,自己也感到一丝下作。但,又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声音。或许,是因为生活在这样下作的环境里,造就出“赞美”习惯?奴性?还好不反动,没遭胁迫……每一字每一句,还是真诚写出来,感动也是油然而生。
    一直以为,博士不会在文字推敲上有进步的。就像我和贪生怕死的猪猪下围棋一样,长久的没进步,只是原地打转,到后来连转的勇气都没了。然而,博士写博,却坚持了这许久。人生的转折,磨平身上的楞楞角角,渐渐回归率真的本性,也是这篇文章触动我的地方。
    记得前几天,“兄弟给你买本西班牙文《百年孤独》?”,博士此语一出,惊的我嘴角的香烟掉在糙糙的腿上,烫起一个大泡,猛然醒悟了些什么。是我……是他…….?焦虑思索许久,才慢慢释然。难道,自己确实是庄子笔下的“夏虫不可语冰”?难道博士真有了鲲鹏之志?不像,不懂,不知道……
    这样回复博士,欠妥吗?见谅见谅!文中最简单的情感问题,在我,都是一种奢侈了。只能支离破碎的摆些故弄玄虚的文字,折磨折磨暮鼓博士了。从我本心来说,只是为了纪念,纪念逝去的那些美好时光……而不是为今天,不是为明天…….

  3. ss说:

    这篇写的真好,很感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