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得难受

我对张国荣无感。因为从来不喜欢看港片,所以对他没有太深刻的银幕形象。也没觉得他的歌有多好听,在谭张争霸时代,我自己还是更喜欢谭咏麟。现在偶尔还会随机听听谭咏麟的老歌。于是厌恶每年四月一日冒出来的荣迷,没买过他的磁带CDDVD,他的代表作粤语歌也唱不全,也敢称“迷”,呸!

欠下的书债越来越多,堆在书桌上的未读新书越码越高,一抬眼看到都心生惶恐。所以把它们放在书架上,免得提醒我这是需要偿还的债务。每次看到书籍信息到下单购买,一分钟之内就完成,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这种心理就像看到地上的钞票,难道俯身捡起还需要思考一下吗?可是钞票花出去是有快感的,读书却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读书带给我的快感是逐年下降的,这是真实的内心声音。虽然不能理直气壮说出来,可它如是存在。买书却是很有快感,真的。

在得空看《十三邀》的时候,他们经常讨论的一个词是“意义”。我好好想了想,讨论“意义”这个词有个前提,是“意义”本身是有意义的。如果没有预置这个前提,这些讨论无法延续。此刻另一个问题出现:“意义”本身是不是真的有意义?我更倾向于不存在。我这个观念的形成来源于BBC纪录片《行星》。如同复杂的技巧见之于绝对的力量,它丝毫没有展开的可能,会被瞬间摧毁。有限时间标记内的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即使在不用很高的地方俯视其实都是无意义的。虚无感会带来颓废,这不符合社会规范的常态。

分离就是轻微的死亡。

Everytime we say goodbye,I die a little.

我们缺乏死亡教育,所以大部分不能正确看待这件事。生就生,死就死,谁也躲不了。给我爷爷奶奶去扫墓,站在墓园,我反而觉得心情更舒畅,扫墓之后那顿聚餐胃口更好。要不是担心自己脂肪摄入过多导致体重超标,真想把那份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全给它吃了。相比于死亡,生病的痛苦才是更需要担心的事情。有病赶紧治,治不好赶紧想解脱的捷径。和炒股一样,被垃圾股套牢,指望着奇迹出现,让自己全身而退。这种侥幸心理的来源要么是愚蠢要么是脆弱。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