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

吃过饭从我父母家出来,拐到环线上一路向前。这是最近给自己放风的方法。

这么做本身并没有目的,脑子里想起什么就是什么。感觉忽东忽西,往事若隐若现。

平时在电脑前听音乐,是支离破碎的。因为随时会想起某一首歌或者乐曲就跳转过去,喜新厌旧速度快得令自己厌恶。而行驶在环线上,不能总是低头去操作音乐的控制面板。所以在出发前就可以选定一张喜欢的专辑耐心去听,偶有不喜欢的,也能安静听完它,并且屡有意外惊喜。

卡尔维诺写过一本书,《看不见的城市》。曾经这本书对于我,就像音乐里的肖邦,无论情绪有多糟糕,只要一触碰他们,很快就能安静下来,恢复到理智状态。其实书里的情节我并不记得多少,但是记得某些场景和对话。今天下午一直在脑子盘旋着一句话就是出自其中。“对着时光的流逝,我逐渐明白,只有存在的东西才会消失,无论城市,爱情还有父母”。想起这句话,带来的并不是伤感或沮丧,而是冷静和抽离。

我越来越善于理解每个各人的弱点和缺陷,别说沙子,眼睛里已经放得下磨盘了。无论好事还是坏事,都自有它的逻辑本身运转的规律。从这个角度上说,悲剧并不值得人同情,欣喜也无需和人分享。如同嘴巴本身,食物的味道好就将它吞咽,反之吐掉,不用解释不必内疚。

妻子花大价钱买了一套性感内衣,但是丈夫躺在床上却盯着手机,那里才是他全部的世界。同样,男人买了一大把鲜花回家,女人却说不如买二斤樱桃来解馋。谁都没错,原因只是两人的交集越来越小,所以刘德华低唱:好好的一份爱,为什么慢慢变坏?交集越来越小的原因并非物质高度发达带来的结果。当内心欲望大于实际获得,并且不加控制,那无论穷富,感情都会必然慢慢变坏。任何情感都需要一个出口,否定它的存在是掩耳盗铃。如果这个出口正好也是对方的需求,那是人之幸事,半夜偷笑吧。可如果不是呢?我也不知道,就像某一位活佛说过的,你看或不看,它都在那里。


城市的繁华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各种灯光密集度的体现。看着环线上红色的汽车尾灯连成一条光带,齐亮齐暗。可当你脑子里思考事情的时候,这些繁华你视而不见。当生活中优质的情感并非必需品的时候,远近亲疏立刻变得无足轻重,内心巴不得它们立刻烟消云散。有点像重病的病人离开世界,这也并非坏事一桩。

我出发的时候选定的一张专辑是Dire Straits的《Money For Nothing》,西北东南这一圈绕下来,这个专辑正好播放完毕,完美的结局。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