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没完没了》里面葛优有一句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这是为数不多让我一直深刻记忆的华语对白里的一句,也深深为之感动。现在回头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往前追溯,《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有一句唱到“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这句离现在更加遥远,应该有四十年了。逝者如斯。

心理学上有一个解释,为什么人会觉得时间越来越快。原因是未来的日子和已过年龄的比值在变化,比值越小,这种感觉就会越发强烈。我时常安慰自己,时间本身并不存在,只是人为的刻度,元月一日和前一天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一切由时间引发的情绪变化只是矫情和错觉而已。但安慰归安慰,内心还是觉得惶恐不安,因为未来的事情不来便罢,一来就是大事。是不是可以从容面对,其实我心里并无把握。

但无论如何,2019是为数不多让我内心觉得真正舒服的一年。我相信自己做了一些正确的选择,现在已经开始得到了正确选择带来的美好和温暖。人与人相处像是计算机主板和内存的搭配,分别测试都是合格品,但是联合在一起工作却不一定保证能顺畅持续下去。由此引出了“兼容性”这个概念。人和人的兼容性其实就是观念的协调程度,出问题的概率并不小,改善它们,非不想而实不能。

三十多岁我真正理解了“节制才是美德”这句话,但是现在才逐渐感受到它带来的巨大力量。我现在没有拖延症,不懒惰,不畏惧分离,尽一切可能做到认真对待人与事,浸泡在整个过程中充分体会这些让人舒适的能量,尽量与人为善求得自我内心的平静。

我开始怀念一些故人和旧事。偶尔泡一杯茶就想起了远去日本的朋友。我们曾经彻夜长谈,杯中茶换了一次又一次,话题转了一个又一个。不知道他现在端起茶杯是不是也会想起那些日子。拿起多年前的一张CD,马上想起来这是在哪儿买的,以及附着在那些音符上面的地点和故事。甚至走在某些街区,看到老旧建筑,就想起来某一年的除夕还骑着自行车过来买年货。时间其实就是被这样分割成一个个节点,被标注之后才产生了各种意义,尽管这种意义有所局限无甚高远。

感谢那些爱我的人,我知道这是巨大的包容。自己有很多糟糕的地方,需要进步和改正的地方太多太多,争取在未来不让你们失望。

所有人的能量和作为都是一个零和游戏。失去的必在另一端找回。不畏惧将来,不追悔过往。日子一天天就这么消失在身后,但多多少少会留一点痕迹。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新年快乐》有1条回应

  1. TommyDut说:

    This post originally appeared here.
    Site Evaluations Building Programming and Budget Analysis Value Engineering Financial Controls Multiple Contract Solicitation on-Site Supervision Construction Administration Securing Building Permits and Approvals Progress Reposting and Scheduling Securing All Warranties, Closeout, Securing Certificates of Occupancy.
    Acid rock didn t last too long it evolved and imploded within the life span of psychedelia and the bands that didn t break up became heavy metal bands.
    http://dianamathagamarimtrueblade.info/tracks/baile-bass-groove-mathias-kadens-danza-remix-2000-and-one-sandy-huner-vs-brothers-vibe-ba.php The General Conditions and the Particular Conditions will together comprise the Conditions of Contract governing th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the parties.
    I hear the voice of rage and ruin.
    You see the post on Fess – and then read the histor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