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错

和每个早晨一样,坐在电脑前端起茶杯,眼睛盯着屏幕上的新闻,但是脑子里却不知道该先想哪一件事情。

突然想起凌晨迷迷糊糊去嘘嘘,出卫生间一刹那发现地板上有些污渍。就返回卧室穿好睡衣再出来,拿了一块抹布趴在地上用力清除,可能是装修时候的胶痕。直到完全看不到痕迹才心满意足回床睡觉。然后一觉睡到了整整八点。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半小时。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事儿逼,越来越婆婆妈妈唧唧歪歪。阿昇哥唱的“其实我也经常讨厌我自己”的状态就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但这个状态是失控的。甚至我有时候想想这种强迫症,还有些自鸣得意的诡异心理。

前天远在杭州的同学说她不知道休年假要去哪里。我说我对那些湖光山色大好河山其实没什么兴趣,只喜欢骄奢淫逸的繁华都市生活。她说:好直接。我咽回去没说出来的话是,你当然不知道这半年是我人生中最舒适惬意的阶段。没说出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舒适惬意和骄奢淫逸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所以吞下不讲也罢。

越来越发现生活舒适度的提升并不全依托于周密的规划和严格的执行,更需强大的容错机制。再完美的预测和设想都会出现纰漏。如果没有尽量靠谱的纠错方法,大部分事情都会在出现意外的瞬间变得一塌糊涂。

花心思淘回来一台安桥当年的旗舰级功率放大器。卖家清清楚楚告诉我这是本土版,只能接入100V电压。我也清清楚楚告诉他放心,我有更大功率的电压转换器可以使用。但是前两天拆开包装连接机器的时候,这个电压差的区别在脑子里完全似水洗一般了无痕迹。当我把电源线插入墙壁插座的的时候一按开关,只见电源灯闪了一下瞬间熄灭,整个机器再无反应。我还心里暗骂这个卖家发给我的是什么混蛋玩意儿。直到他电话里问是不是直接接入了市电的时候我才想起这件事。完蛋了,变压器的初级线圈肯定变成一团漆黑,直接报废,市面上基本配不到这种原装变压器,这个五十多斤的东西即将进入陈列品的行列。

但是,但是,但是,我有容错机制啊!我有一个凡是一切带电的设备都能修好的朋友。这就是为什么任何电子设备我都敢拆开玩,不怕拆坏的原因。

他打开机器,拿着手电照射了三分钟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挑了一个7A的陶瓷保险管换上,这台机器就满血复活了。此刻这个安桥的功放正在我的机架上奋力而认真地工作着。

因为接错电压烧毁机器的事情我见过很多次了,几乎都需要重新购买机器里的变压器进行更换。但是这次例外,日本工程师的容错设计挽救了机器挽救了我。顺便祝那个设计电源的日本工程师万寿无疆。

我把自己的生活先预设为错误的堆叠状态,先想出一大堆错误发生的补救办法。不知道这算未雨绸缪呢还是狡猾大大滴。

绕回到前面,这些好玩又给人回味的事情发生在繁华都市的可能性才更大,实在想不出那些山山水水有什么好玩的。它们是留给诗人和画家的,我就别凑热闹了。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