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我不理解为什么我的狗每天傍晚就会变成双眼皮一样,对这个世界而言,只要你自己观察就会发现越来越多不懂的事。

我已经好久没有在这里写上只言片语,有时候是懒惰,更多的时候是无话可说所以干脆闭嘴。偶尔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念头,要是在互联网企业工作的那几年,大概会展开唠叨一大堆废话。而现在,只要沉默五分钟,就会觉得刚才的想法不过是人云亦云或者换个花样表现出来而已,除了浅薄,无知,再有就是哗众取宠。

不管你曾经期待的是什么,多么宏伟或者多么切实,但是随着年龄变化,慢慢就会发现失去的要比预期的更多。而侯德健所说“要来的早晚会来”,仅在皱纹或易倦上一次次应验。所以沉默越来越多,值得兴奋和等待的东西却在变得越来越少。博尔赫斯说: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没有尽头。你的肉体只是你的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只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前几周到处都在讨论《老炮儿》,我有一直没有说出的话:在我看来,这个电影想传达的是对往日所谓“规矩”的追缅和对现状的无力。一九四九之后的三十年,先从硬件上把一个有效运行的机制摧毁殆尽。之后的三十年,从软件上把中国人维系情感世界的东西彻底颠覆砸烂。小混蛋长成老混蛋,返回头却去抱怨小混蛋太多太坏。礼崩乐坏并非今日一蹴而就,在老混蛋们的幼年已埋下了炸药。张学军跟儿子碰杯饮酒,不忘让儿子把酒杯端得略低于自己,这是表达长幼辈序的推崇;可儿子对他又直呼其名,极大触犯了儒家尊长者讳这种规则。他的私产房在北京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少说也得千把万的价值,但是存折上却只有二千元,与之对比的邻居酒吧一杯啤酒要价三十元。电影在没有激烈矛盾的场面依然用无数这样的细节反复强调对现实的无力感,或许张学军他们和我们所有人都如同电影里面那只象征自由的长睫毛鸵鸟一样,闷头瞎撞,不知道方向和目标在哪里,福兮祸兮都是随机发生的。

朋友向我推荐的各种美食,我表示兴趣不大,甚至说到连曾经酷爱的泡澡都没什么兴趣,他愤愤地说,炒股票吧再开个美盘累死你就算了!说真的,我现在只对有公式和逻辑的东西保持关注,小说已经多年不看,电视从来不开,朋友圈post条数逐减,微博一两个月更新一次。只是因为觉得自己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张嘴就说的勇气越来越小了。

如同盯着某个汉字仔细看,十几秒钟之后就会觉得陌生一样,看着这个我曾经熟悉的世界,会突然想到这可能是另一个维度上高等级生物消遣散心的宠物乐园,于是瞬间兴趣全无。

爱民谣,爱摇滚,也爱京剧。爱咖啡,爱茶叶,也爱汽水。但是我一直不能把粗鄙没有教养当做直爽,就像拿不锈钢盆装菜摆在桌上不能原谅,至死不能。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偏见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什么都不知道》有4条回应

  1. 乐乐说:

    一个完美的人,看到不完美的世界,
    自己改变不了,感觉无助,孤独。
    为什么非得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呢?
    其实我们都不是圣人,何必活的那么累。

  2. 孤独是中老年人被社会边缘化的信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飘
    年龄越大飘的越远
    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
    曾经熟悉的人都飘走了
    这是中老年人孤独的唯一原因吧

    看得惯看不惯的事
    都在眼前发生
    好与坏的评价权却不在自己手里
    闭嘴是唯一的选择
    说了谁会听?

    顺心与不顺心的事
    一件件摆在那里
    只能默默承受
    因为不能承受又能怎样
    带给别人痛苦
    不如自己痛苦着
    因为那个别人
    或许是自己最爱的一些人

    不说不等于不想
    中老年人想得还是多
    但是能实现的想法越来越少
    因为被社会边缘化了
    一堆足够智慧的老人家在一起
    除了伤怀还有什么?
    还能不顾一切的拼命吗

    顺其自然的飘
    自得其乐的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