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有趣味是一个突然想起来的念头

王小波1997年4月11日去世,到今天是整整16年。网络上关于他的纪念文章明显不如张国荣那么多,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一个文学、思想界的精神领袖自然没有演艺界的巨星更广为人知,从西方到东方,皆是如此。
很多年前,我凑热闹般地看完了王小波全集,这么多年过去,大部分东西已经还给了岁月。只是偶尔翻翻他的杂文集,找出其中几篇喜欢的再看看。如果说起受到他的影响,远不如我的好友贪生怕死的猪那么深刻。
我只是记得他观点里面的零星点滴。其中最清晰的是他说无论做人还是写文章,最重要的是有趣。我每日深夜下班时候路过一个大足球场,寂静空旷,偶尔见到狐狸和野兔子在上面奔跑,在球场的一角,永远有一盏明亮的高压汞灯,不论多坏的天气都不曾暗淡过。王小波这句话对我来说,如同这盏灯对于这片草地。在生活无聊到极点快要不能忍耐下去的时候,就会想到它,做一个有趣的人,就算跟自己玩,也要有趣一些。
文青们一个个成为中年人,变得更现实,对柴米油盐更敏感,床头的诗集换成了时尚杂志或是西餐食谱。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各种人对房子的幻想和感慨。多年前我也曾有过类似的体验,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焦虑。可是当时间流淌过后,躺在大房子里面柔软的大床上,总会觉得似乎还有东西不曾获得。准确说不是没得到而是失去了。那种不知不觉悄悄从身边流逝掉的年轻时候的梦想,带着蔚蓝和金黄以及火红不知道去向何方,心情变得和天空一样灰色,耳朵里响起“将来和以往一样渺茫”的时候,于是变成了无趣的人。
我决定夏天的时候独自去旅行,一定要那种没有计划的旅行才好。备一个双肩包就能出发,遇到喜欢的城市就多呆两天,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感受独特的情怀。如果这个城市不是我的菜,立即就能离开,完全随心而定。当疲劳不可抗拒,便是归家的时刻。很久没有这样盼望过一件什么事情,我决定让自己活得有趣一些,像高晓松那样行万里路。比利时荷兰德国瑞士奥地利法国,这是初步准备好行走的路线。我的中国胃已经锤炼得更强大,有三明治和汉堡就可以充满能量。去喝各个国家的咖啡和啤酒,比较它们的异同。脑子里已经设想出一个油画般的场景,坐在奥地利小镇青色的石头街上,头顶是碧蓝的天空,金黄的阳光照在远处覆盖白雪的阿尔卑斯山顶,手里端一杯浓黑的咖啡,脑子里什么也不想,甚至连照片都不要拍。按照我的经验,对于足够有震撼力的大自然,人手里的机械变得如尘土一样渺小,无论多高的技术,多高级的广角镜头都不能把整个气氛收入进来。
我时常觉得自己很无趣,睁开眼起床就是去上班,回家倒头就睡,周而复始,没有尽头。今天想起了王小波这句话,确认了自己要做一件有趣的事情,于是心里充满了期待。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偏见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