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


如你所知,那个传说中毁灭的日子到来之后,世界并没有变得坏了一点点,当然也没好了一点点。这个事情唤起了小时候打针的记忆,最可怕的并不是针头扎入的一刹那,而是酒精棉球在屁股上滚来滚去那种凉飕飕的感觉。绝望是所有坏的感觉里面最坏的,甚至超过坏的结果。看到网络上流行的俏皮话,明年十月份出生的孩子们普遍智力不会太好,因为他们的父母就是低智商动物,否则这些孩子不会在计划外成群结队地来到这个糟糕的世界上。乐观主义者比如我,其实不太拿世界毁灭当做什么要命的事情。并不是我不怕死,而是我更相信牛顿和爱因斯坦这种真正的人类精英创造出的理论体系,把原始人们的预言只当做笑话来听。更重要的是在我看来,当一个所有人都不能幸免的灾难果真要降临的时候,这个灾难在某种意义上也就不成为灾难。没有旁观者,也就无所谓悲剧或喜剧,观众是大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没了看客,人类这几十亿演员再怎么样,或许都是自我的幻觉而已。


我买不到许巍的新唱片《此时此刻》,在网络上下载到一个FLAC格式的专辑,音质尚好,只是在某几首歌曲的末尾和开头衔接地方出现类似黑胶唱片划针的噪音。聊胜于无的感觉还好,况且对于不花钱就听到的专辑,抱怨更显得有些不厚道。我甚至在网络上寻找是不是有许巍的PAYPAL账户,可以购买高保真的电子版,但是没什么结果。

从十二月三十日我下载到这个专辑到今天,我听了大概将近八十遍,为了更专心,我把手机里面和Google Play同步的其余歌曲全部删掉,只要播放就只有这一个专辑,翻来覆去,慢慢地听出了一些感觉。

和以前的专辑不同,这些歌曲几乎都是宗教类型的音乐,不管是歌词还是曲调,都暗含着佛教的味道。从愤怒的摇滚到优美的民谣,再到平静的信仰,听着他的歌曲就能划出一条这些年的道路。这里面几乎没有男女情感的描述,包括歌名是《爱情》的那首。所谓爱情的情感位置都应该大致对等才好,居高临下的爱情不是本质意义上的爱情。平等是一切情感的要素。即使爱情里面包含感激、救赎的成分,也不应该用仰视这个角度。否则时间一久,仰视和被仰视的人都会变得别扭。(由此想到,白领颈椎问题变多是不是与此有关?)爱情不应该有恩赐的内容,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都该抛弃这个词,它不是施与受的关系,而是左右手协作完成一个有趣的项目。然而恩典、恩赐这样的词反复出现在这首歌词里面,很显然,这里的爱情不是狭义上的男女爱情,而是一个教徒对自己的信仰顶礼膜拜的另一种表述方式。

可能和年龄渐长有关,我现在更偏爱听这类舒缓的音乐,并不是不再喜欢重金属,而是侧重慢慢在偏移。我不知道自己内心焦躁的情绪越来越少,是不是和这个有关。这个专辑里有几首歌的编曲明显模仿了佛乐的特点。多年前,我爹曾经拿着一盘磁带让我听,说一听心里就会立刻平静下来,我听了一遍之后还给他,是佛乐,那时候我不喜欢节奏简单,曲调怪异的东西,总是觉得半音过多,经常在不应该转折和结束的地方出现这样的变化。这次在这个专辑里面又找到了那盘磁带曾经带给我的感受。时光带走的是激动,带来的是平和,听多了,我甚至有些爱上了这类音乐,确实能让我更平静也更放松。

《空谷幽兰》这歌词真不像许巍写的,我宁愿他只是依依呀呀哼唱,也好过这种写法。倒是从副歌开始,里面的音乐变得美好起来,甚至在末尾达到极度的高潮。不知道李延亮的偶像是不是Steve Vai,但是可以从他华美的演奏中感受到Steve Vai的复活。这个美国的吉他大师曾经出过一张精选集,是把他很多唱片里面的第七首曲子单独抽离出来组合成一张唱片,这张唱片好听得要命,吉他在他手里变成活物,给人带来的欢快的窒息和压迫感无以伦比。李延亮在这首歌里面的弹奏确实很牛,我猜想,这是为以后的演唱会做准备的一首歌,毕竟在情绪激动的大型演唱会上,有大段吉他Solo助兴可以更能调动气氛。许巍早年有《两天》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情人》虽然也是吉他曲,但是更柔软,不适合边跑边唱,而今天这首《空谷幽兰》,足以弥补这个空档了。

我一直对吉他的E弦情有独钟,觉得最粗的这根弦如果演奏好,出来的味道会格外不同,可一直没有听到如愿的曲子,但是《空谷幽兰》却给了我意外的惊喜,这算是意想不到的收获。还有一句歌词,念出来很普通,但是听许巍唱,给我的震撼确实后背发冷,汗毛倒竖:从人间到天上,从天上再到人间,这生生世世的轮回变幻无常。

高晓松的《晓说》真是一个好节目。已经快要结束了。可惜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或是不去关注,世界就是这样的,无论哪里都是笨蛋占了大多数。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偏见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则回应给 这个冬天

  1. 小妖精说:

    感觉你偏好听老男人的歌,也的确老男人的歌声总是充满生活味道,沧桑、厚重、宁静而又淡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