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宽带的日子

从上周一开始,家里正在使用的宽带正式被关闭,未来一周会从原来的运营商SKY换成BT,宽带种类也从ADSL升级为光纤。

可能是我的房子离ADSL机房的距离比较远,号称8M的ADSL带宽实际只能达到4,5M的样子,电话投诉一直在继续,机房的工作人员客客气气也确实无能为力,加大输出端的电流也只能有略微提升,李棒成天抱怨这个宽带有多糟糕,甚至不如没搬家之前的VIRGIN,附送的路由器功率也偏小,无线网络在他房间信号极差。每天看着一根长长的网线顺着楼梯爬进李棒的房间,实在觉得不是个事儿。

终于熬到了和SKY合同终止的时候,李棒甚至提出他愿意负担升级为光纤之后每月多出的十几镑的差价。自己赚了钱,说起话来腰杆自然很硬。于是一面打电话终止这面的合同,同时在BT的网页上登记安装新的宽带。BT的答复是11月12日工程师会上门安装开通。

于是全家从上周一开始进入一个没有宽带使用的阶段。

我早已过了每天从网络上疯狂攫取各种资源的阶段,只要网页打开干脆利索,看视频不卡,其实就很满意。所以把手机设为热点,将网络信号转发在IPAD上,测试一下,速度并不慢,所以心里并不在意,不就是一礼拜吗?

周二我在家呆了一整天,晚上查看一下,从手机的数据流量控制里面看到,这一白天消耗了我将近500M的流量,已经收到了数据警告,心里实在是吃了一惊。肯定是IPAD后台设置的各种推送和自动升级成为消耗大户,如果将其们全部禁止,过几天宽带开通还得都得再打开,实在太过繁复,所以干脆取消热点,只用手机做一点做基本的网络应用得了。我甚至把手机后台的各种同步全部关闭,GOOGLE READER,TWITTER,GMAIL,等等等等,就差关闭数据信号这个绝招了。

于是我开始战战兢兢地使用手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不坐在电脑前,时间突然富裕了很多。KINDLE早就没电了,因为不读书,所以不充电,口中念着罪过罪过,赶紧插上充电器。头一个晚上看完石康的《那些不值钱的经验》,第二个一个晚上,看完了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到第三个晚上,读书的状态已经恢复,眼睛盯着文字的时候脑子里不再胡思乱想,开始慢慢细读《通向哲学的后楼梯》。忽然发现不越狱的KINDLE不能输入汉字,不能及时输入读书的感想,又联想到该死的宽带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各种微博也没有太多兴趣打开,想看到的人自然会看到,不想见到的新闻更容易抛在脑后。前一阵子和菜头紧跟王佩说是不再更新微博,以便能更好地校正自己的注意力和其它生活。我在想,微博流行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中国,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趴在电脑前,否则也会和那些微博狂一样,不停地刷屏,把所有美好的时间浪费掉,就连吃个饭也要拍个照片展示给所谓的听众(我很讨厌粉丝这个傻逼词)。设想一下,当一道道色味俱佳的菜肴端到桌上,大家不是举箸而食,而是举着手机疯狂拍照,现场直播给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这是多么滑稽愚蠢的场面啊。

很庆幸,和菜头又开始高频率更新他的博客,世界上又多了很多有意思的文章,有一次在微博(要么是推特)上我说,他还是应该继续写那些好看的文章,他回答说,如果140个字能说清楚的就真没必要拉拉杂杂写那么多。时间过了两三年,事实证明,那些抖机灵说俏皮话的终究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昨天朋友和我聊天说提到速食年代,一切从快从简。但是对于时间这个筛子,从网眼里掉下去的确实都是轻飘飘的浮尘,真正好玩的好看的,看完让人会停下来想一想的体积真的不会太轻,如同火力凶猛的坦克必然自重强大,战斗力再强的游击队终究无法抵挡千万大军推土机式的推进。

我把各种微博看成一个比新闻网站更快更随意的新闻来源地,在上面订阅各种感兴趣的人和话题,也就仅此而已。

连和菜头这种大牛都开始重新写个人博客了,那些迷恋微博沉迷于众多听众的所谓成就感的人还玩个什么劲儿?

今天上午,BT的工程师准时上门,大概一小时后,宽带终于恢复。我立即给李棒发一条短信:宽带开通,放学速归。不几分钟收到回复:Yeah!!!

昨晚下班和一个尼泊尔的同事聊天,说我家现在没有宽带了,他说:NO INTERNET,NO LIFE.我回答:SO WHAT?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偏见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