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怕死贪生

美国的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俄罗斯著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台湾的音乐人刘家昌都是四月十三日诞生的。这一天也是泰国的新年,同时还是傣族的泼水节。
但这些都遥远得像飘渺的星辰,对我来说更为重要的是,这一天是我的好朋友贪生怕死的猪的生日。
祝他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可以地放心把后背交给他的人(和菜头语),不用担心因为人性的卑劣和贪婪的欲望穿过他的理智而受到莫名伤害的人,我为有这样一个朋友感到骄傲和荣幸。
如果说时间终将打败一切,那么但愿残存在生命末梢的坚韧友情依然能够苟延残喘到呼吸停止。这头猪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不仅在最美好的生命时段里结伴而行,度过一个有一个平淡安逸的日子,更希望在晚年的百无聊赖孤寂养老院中的枯荣里仍然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暖和喜悦。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越来越相信命运的存在,越发地感到自我力量的单薄,更倾向于相信美好正面的事物是生命中的主流部分,也逐渐真正理解每个人不同的生活方式的合理性。如果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年轻时候一个处世的底线,那么“己所欲亦勿施于人”则是中年以来更趋完美的自我要求。这头猪节奏比我总是慢半拍,他对我时常表现出的急躁和潦草永远保持谦和的微笑。这样一个诚实,认真,义气的朋友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获得。所以我从他身上越发地相信了机缘二字。
他的阅读量大,博闻强记,哲学文学艺术宗教都能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和他聊天总有暗叹自己知识储备不足的惭愧,加上这头猪的血液里面带着的天津人自嘲的基因,所以宠辱不惊。不可忽略的是他身上还有些看似迂腐的义气,会记得久远之前的一个早已被别人遗忘的承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把结果呈现在你的眼前。这样一个安全,可靠而有趣的人到今天居然孤独的鸵鸟一个人奔跑着,当被我调侃没有抚摸过女孩的纤纤玉手,这一辈子多冤枉的时候,他眨巴眼睛说红粉骷髅你还记得吧?他总是擅长用很简单的话语化解开复杂的事情,像是他曾经迷恋的武侠小说中的少林扫地僧,用最简单的招数轻描淡写地应对着复杂的社会。
这头猪和二大师的内心世界其实很接近,但是表现形式却完全相反。吃饱喝足之后,我们三人在二大师的客厅里聊天抬杠是我最大的爱好之一。二大师的语言更复杂,头绪甚多,猪更擅长四两拨千斤,曾经有不太熟悉的人旁听过他俩聊天,最后的评价是“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了,总是在这样的夜里想起我们一起喝茶看书拌嘴抬杠的日子。
愿这头猪永远贪生怕死,快乐地生活,等着我!

关于暮鼓

暮鼓的独立博客。
此条目发表在印象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