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善良”

冯小刚新作《芳华》里面有一句台词在朋友圈里面疯狂刷屏。“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说真的,我极度厌恶这种寡淡的鸡汤话。

我一直相信“人性本恶”。自私、狭隘、争夺,狡辩等等都是与生俱来的特质。所以人类才有了“道德”这个东西。上有道德,下有法律,用来规范人性的恶。

所谓“善良”,只是人作为社会群居动物不得不选择做出的一个表现而已。因为如果性格中善良的比例浓度太低,就无法和周围环境融洽相处,会被同类排挤,被抢夺,被驱离,进而威胁到生存本身。善良本身并不值得被歌颂。

一个人道德水准的提高,就是通过学习更高级的社会规范不断消灭天生的“恶”,逐步走向它的对立面。所以善良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人类生存下去的自我保护手段,善良人数量多起来,绝大部分事情都更好办。因为善良的人更容易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感同身受的时候心肠不会那么硬。

大概没有人觉得自己不善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善良”并非什么稀缺资源。希特勒可以把几十万犹太人关进集中营,用毒气冷酷地屠杀掉,但是看到鸟儿的死亡也会哭泣,这并非那一刹那他的艺术家本质释放出来,而是人类的本能,就如同他听瓦格纳的交响乐落泪一样,和善良之类的词汇无关,表现出来的只是动物的社会属性而已。

今天看到一个文章说新科技的速度开始放缓。这可真是件好事。科技和人文是跷跷板的两端,永远是此消彼长的状态。远处的文学、艺术、哲学先不说,还说电影,就看看这些年的奥斯卡大奖的和上世纪九十年代相比是个什么水平吧。问个普通人,还记得去年的最佳影片是什么吗?恐怕马上大触的人不会太多。但是无论谁都会记得一九九五年的《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和《低俗小说》。别忘了,那是个手机还没有大面积铺开的时代。

科技放缓,人文复兴,社会常识进一步普及,免得那些兑了水的鸡汤还冒充优质营养害了众多体弱多病的老百姓。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别拿自己不当外人

我们都是有合法身份证的人。但是在这个国家,除非你的血液里的含赵量达到一定浓度,否则都算是外人。

一个外人总是摆不清自己的位置,对别人家里的事情指指画画,势必招人讨厌,机会一旦成熟,肯定会被清算,别喊冤也别委屈,谁让你找不准自己的定位,拿着自己不当外人来着?

你参与建设,你按时足额纳税,那就意味着你有了指手画脚的权利吗?当然不是!这只是给了你围观的资格而已,让你离现场多近,你发出的惊呼有多高,要凭对方心情好坏和利弊大小决定。总之你是外人,真的。

罗大佑在1983年发行过一张专辑——《未来的主人翁》。歌词说:“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说,你是未来的主人翁”。比他更早的时候,有老革命家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几十年过去了,凡是把这个当了真的人都会一天天烦恼起来,因为眼中的世界和预想的越来越不一样,这个世界越来越看不懂了。

你不能企望主人对外人家的孩子宠爱有加,视若己出。发现问题会严厉追责,一治到底,既不现实也不可能。鲁迅早就说过“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你用这句话把你所知道的中国历史串一遍,串完大概就给他老人家跪下了,拳拳到肉针针见血。

我是民族虚无主义者,除了汉字,对这里再没有其它一丝好感。您的强大是您的,我没有任何自豪。我眼睛里面看到的用高额房价套牢普通市民,用股灾洗劫中产阶级,用驱逐放弃遣散所谓的低端人口,然后事情过去就有人晒着太阳轻吟岁月静好,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正义可能迟到,但终不会缺席”。您这是骗谁呢?难道您忘了三次迟到就算一次旷课的规则了吗?

避免烦恼其实不难,把自己当做外人就好,投入情感少,失落就不会那么疼,也别告诉孩子们说他们是未来的主人翁了。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这个世界会好吗?

在我每天晚间出去散步的路上,发现一家书店,内部的形状像一把菜刀。进去左面半间是咖啡区,就是常规咖啡馆那套东西。后面和后面连起来是排列很紧密的书架。整个书店地板上坐满了年轻人和小孩,并且没有马云王健林这些人的鸡汤书。它让我充满好感并且马上掏出钱买了一本王朔的《知道分子》,虽然这是一本老集子,里面也没有什么新文章,可我只能用购买来表达我内心的欣赏和感激。

今天路过又进去看了看,书架前的地上坐着的人很多,不便凑近细细选,只是在外围扫了几眼。看到了梁漱溟先生的《这个世界会好吗》。多年前曾经看过,但是那些复杂的历史典故实在无法吸引我这种非历史爱好者,于是半途放弃。后来再次见到这个名字,是民谣歌手李志为《闯入者》配的宣传曲。那个MV拍得真好。

每个人的生活都会越来越好,这似乎已经被验证了。但是整个世界却未见得会变得更好。人类和蚂蚁正好相反,蚂蚁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全凭本能驱使,于是整个族群有条不紊地运行着。而人类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这个世界好像越来越危险,越来越不尽人意。

或许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好”这个词的含义在模糊,或是外延更大了。于是也就多了那么多好或是不好的事情。从我的脑子里印象得出判断,世界确实是复杂了,而且复杂的速度越来越快,并不可逆转。如果哪天出现逆转,地球离崩溃大概也就一步之遥。

我的思维越来越分散,总是从一个区域没有太多逻辑地拐到另外一个区域,脑子里同时浮现出几件事,但是又脑力不济,弄得乱七八糟不成体统,十有八九是破手机害的。同样被损害的还有耐心,尤其是大段阅读能力飞速下降,三百页的书四五天看不完。这个世界好不好没有弄清,倒是由清晰变模糊已经被肯定了。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 | 一条评论

崔健新歌-《光冻》

崔健发行上一张专辑《给你一点颜色》是2005年3月,我那会儿才30多岁。

当耐心被耗散到可有可无的时候,新专辑《光冻》来了。

guangdong

从CD拿到手里到现在四天时间,我听了大概二十多遍。作为一个资深的崔健粉丝,把CD放进光驱内重复播放似乎是必要的仪式,但不可否认的是,适当的仪式感的确会带来不同的心理体验。

崔健现在的音乐有点像左小祖咒的唱法(注意不是左小祖咒的音乐),总是在该抬起来的时候跌落下去,很多时候破坏了旋律的流畅,或者说打破了传统意义上音乐的审美标准。随之带来的副作用是不利于传唱,可这是崔健,对自己作品在KTV的传播范围兴趣大概是零。况且别说大众,就算齐秦,林志炫这种大牌唱将在翻唱旋律流畅的崔健早期作品时候,不出意料毫不例外地唱成了流行狗屎。

最近的电影里面用崔健早期作品似乎成了潮流,《寻龙诀》《老炮儿》都这么干了,而且都选自《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相比之下,我的最爱是第二张《解决》,不知道会不会有导演在未来的电影作品里面配上《投机分子》和《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庆幸自己的青少年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文学有王朔、顾城让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启迪了与往不同的想法。音乐有崔健、窦唯,让我听到了红色呐喊以外的喘息。这种庆幸后来变成了一种窃喜,用来在和儿子聊天时候成了炫耀的资本,慨叹他不幸生活在大师陨落的年代。是不是科技发展得太快,艺术作为跷跷板的另一端会自然沉寂下去?如果是那样,只能请上帝减缓一下科技的速度,等待艺术稍微滞后的脚步赶来。

当年我带着耳机疯狂听摇滚的年代,我叔叔嘲笑说,你听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后来我对着周杰伦的粉丝说,你们听的那是什么玩意儿?而现在,周杰伦的粉丝长大了,他们对着当下流行的歌星(原谅我不知道具体名字)粉丝们说,你们听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按照崔健目前的发片速度,这辈子也就还能听他三四张唱片了,但愿崔健和米克·贾格尔,鲍勃·迪伦他们一样人老心不老,留更多作品在这个世界,虽然不都是那么优质,但也足够让人欣慰的。

以下是网易云音乐的正版专辑链接

崔健-光冻

发表在 我听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我不理解为什么我的狗每天傍晚就会变成双眼皮一样,对这个世界而言,只要你自己观察就会发现越来越多不懂的事。

我已经好久没有在这里写上只言片语,有时候是懒惰,更多的时候是无话可说所以干脆闭嘴。偶尔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念头,要是在互联网企业工作的那几年,大概会展开唠叨一大堆废话。而现在,只要沉默五分钟,就会觉得刚才的想法不过是人云亦云或者换个花样表现出来而已,除了浅薄,无知,再有就是哗众取宠。

不管你曾经期待的是什么,多么宏伟或者多么切实,但是随着年龄变化,慢慢就会发现失去的要比预期的更多。而侯德健所说“要来的早晚会来”,仅在皱纹或易倦上一次次应验。所以沉默越来越多,值得兴奋和等待的东西却在变得越来越少。博尔赫斯说: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没有尽头。你的肉体只是你的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只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前几周到处都在讨论《老炮儿》,我有一直没有说出的话:在我看来,这个电影想传达的是对往日所谓“规矩”的追缅和对现状的无力。一九四九之后的三十年,先从硬件上把一个有效运行的机制摧毁殆尽。之后的三十年,从软件上把中国人维系情感世界的东西彻底颠覆砸烂。小混蛋长成老混蛋,返回头却去抱怨小混蛋太多太坏。礼崩乐坏并非今日一蹴而就,在老混蛋们的幼年已埋下了炸药。张学军跟儿子碰杯饮酒,不忘让儿子把酒杯端得略低于自己,这是表达长幼辈序的推崇;可儿子对他又直呼其名,极大触犯了儒家尊长者讳这种规则。他的私产房在北京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少说也得千把万的价值,但是存折上却只有二千元,与之对比的邻居酒吧一杯啤酒要价三十元。电影在没有激烈矛盾的场面依然用无数这样的细节反复强调对现实的无力感,或许张学军他们和我们所有人都如同电影里面那只象征自由的长睫毛鸵鸟一样,闷头瞎撞,不知道方向和目标在哪里,福兮祸兮都是随机发生的。

朋友向我推荐的各种美食,我表示兴趣不大,甚至说到连曾经酷爱的泡澡都没什么兴趣,他愤愤地说,炒股票吧再开个美盘累死你就算了!说真的,我现在只对有公式和逻辑的东西保持关注,小说已经多年不看,电视从来不开,朋友圈post条数逐减,微博一两个月更新一次。只是因为觉得自己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张嘴就说的勇气越来越小了。

如同盯着某个汉字仔细看,十几秒钟之后就会觉得陌生一样,看着这个我曾经熟悉的世界,会突然想到这可能是另一个维度上高等级生物消遣散心的宠物乐园,于是瞬间兴趣全无。

爱民谣,爱摇滚,也爱京剧。爱咖啡,爱茶叶,也爱汽水。但是我一直不能把粗鄙没有教养当做直爽,就像拿不锈钢盆装菜摆在桌上不能原谅,至死不能。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 | 4条评论

蓝莲花

永远离开病痛的折磨,不再整天被各种治疗手段腐蚀着尊严,可能对你来说或许是更好的选择,虽然这种选择是唯一而不可替代的。这么说真的很残忍,但是此刻我内心的沮丧感比残忍还要浓厚十倍。

中学时候读书看到罗素在七八岁时候就有厌世情绪,觉得那真是很酷的一种想法,回想一下,可能这种情绪在自身的萌发也很早。所以这么些年来,我对于自己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并不觉得可怕,某一段时间甚至有些隐隐的期盼。尽管这样,每一次我身边有人离去,比悲伤更令人恶心的事情是沮丧,对整个生命的无力失控带来的沮丧感。

小杨你是我同龄人里面第一个和大家说再见的人。如今我彻底降服于命运,所以相信这个再见是真实存在的。只希望能在几十年之后我们几人重逢,彼此还像现在一样有趣和温暖,不要变成自己厌恶的那种人。我还继续去你们家混饭,卧在床上读书、午睡,你要记得这些承诺啊!

一月十四日打电话给你,你的语调轻松言谈活泼,我远在一万公里以外仍然可以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你那些对于未来岁月的灿烂明亮的设想还在我的耳边萦绕。虽然被强烈的呕吐中断,可我想那是治疗手段带来的常规不良反应,竟然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感受到鲜活的你。拉萨的空气清爽阳光温暖,你像一朵蓝莲花从容而自由地漂浮在极乐世界中,俯瞰众生心生悲悯。

那些抱怨命运不公平的话可能会让你更不快乐,即使在另一个世界里。所以不说也罢。人生其实没有目标,我们只能是随遇而安,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天远离又从另一极彼此靠近,从这里到那里再次相逢。虽然这种想法不那么令人振奋和期待,但是终能抵消掉一部分无奈的沮丧。

你的电话号码我一生也不会从通讯录里面删除,因为这不是一串数字,是那么美妙温暖带着温度的华美记忆。人总要有些更正向的东西来支撑生命,虽然这种回忆有些苦涩和无奈。我和那个深爱你的猪还有一切爱你的人们都会这么想这么做。

愿此刻的你面带微笑,被鲜花簇拥,轻盈地掠过我们的头顶!

发表在 记忆 | 2条评论

六·一琐事

我把这个博客网站的主题换成了最醒目的白底黑字。这是因为前阵子我爹问起这个网站,我给他打开看的时候,看到他带着老花镜比较吃力地阅读。所以今天忽然想起这个场景的时候,便马上改了过来。虽然他或许不会常常再打开,但是我就当作他经常翻阅这里。

贪生怕死的猪刚刚写过一篇观看李宗盛演唱会的文章《五月二日》。演唱会是我和他一起看的,说实话我没想到他会写了这么长,同样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内心活动如此激烈。老房子着火,实在是凶猛得很。

我在中国亚马逊买了一张李宗盛《山丘》的EP,整张碟只有这一首歌。带回英国在我的音响上播放,发现了网络下载版本不能提供的很多音乐细节。于是想起这次回去,搭乘多位朋友的车出门,发现很多人都在用车载的MP3播放器。这玩意儿确实方便,可以一次性装载海量的歌曲。可是对于我这种喜欢吹毛求疵的性格来说,这音效实在是让人沮丧。前阵子二大师刚跟我讨论过BMW各系中采用的不同的音响品牌,这次就看到了一个MP3播放器赫然插在这豪车的点烟器上,用射频方式转发在收音机的FM波段上发声。如同大厨在烹调一道昂贵的广式菜肴,提味儿的酱油却来自于清徐某个村办调料厂。你们等着我吧,只要准备好你的歌单,我会把它们集录在同一张唱片上面,在你的车载CD机里面播放。劣质的酱油只管倒入下水道就好了。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 一条评论

你的城市·我的故乡

我的博客都长草了。虽然平时一想到这些便觉得惶恐,还夹着一丝不安,可是却一直不知道在这里该说点什么才好。大脑的思考趋于停滞状态,而外界又是安静而平缓,没有新鲜事和新鲜思维,书又读得不够多,所以这种惭愧的心思始终缠绕着却又不能自拔。

五月二十八日,假期开始。二十九日降落在北京,从机场回往市区的路上,眼前浮动着八个大字:花花世界、滚滚红尘。这一个半小时的路上见到的人大概比我平时一个月见到的加起来还多。满耳朵汽车的鸣笛和唔哩哇啦的人声喧嚣。内心既兴奋又紧张,其实距离我上次回来只有四年而已。可见人的可塑性和适应性是多么的强大。

见到久违的爹娘,开始了寄生虫一般的生活,连洗脸刷牙这种细节都被一再关照。我躺在床上问自己,我是回家还是做客?似乎都不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IMG_20140515_202906

有一天坐在街边的长条凳上等着朋友的约会。看着迎泽大街上百万元级的豪车一辆辆驶过,电动车和自行车更是流水一般穿行,分明给人一种强烈的暗示,这里充满了机会,只要你投身进来就必有所得。体面的西装和破洞的牛仔裤平行存在于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告诉我不分阶层和出身,只要努力就会不停向上攀爬。

然而事实却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深夜下班挤公共汽车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社会财富终究是被塔尖的一小部分人占据,中产阶级拼命抑制下滑,底层贫民数量增大。可见那个美好的暗示只是一种错觉而已。长期浸淫在不公平的环境内,更多人怨气冲天,暴戾的情绪不能消除。变成一个令人不安的社会。这是我以前想到但是没有感受过的,虽然有所预期但还是令人吃惊。

亲情友情令人着迷,无奈时间实在太短。很多该去拜会的朋友因为实在没有空闲只能以后再见到。我已经收到很多抱怨,怎么解释都是无力的,只能说:对不起,我们来日方长。

最值得高兴的事情是看到了李宗盛的演唱会,完成了我本来要去台湾才能实现的心愿,感谢两位朋友的体贴和准备,我爱你们!

回到英国,一出机场,呼吸到冰凉的空气,心情立即改变。马上就安静下来,心思变得沉静。又要开始每天说一百次Thank you和Sorry的生活了。

更有感受的是突然发现要多无聊的日子才能每天刷微博和微信啊!我决定不再花时间摆弄这些快餐类应用了。还是要读书写字才是正道。二大师还是一如既往的谦谦君子样,从他那里获得的鼓励让人觉得和当下的季节妥帖吻合。我也爱你,二大师!

买了一张李宗盛的EP《山丘》,加上朋友以前买好送给我的左小祖咒《万事如意》DVD,使我在返回工作之前的空闲几天有了新鲜的声音。

很久不写东西,已经不太会组织语言了,但是我会努力一点的!

发表在 印象 | 标签为 , , , | 4条评论

Forrest Gump 部分台词

这是Gump在电影结尾部分的台词包括他在Jenny墓前的独白。每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底都会泛出泪水,但是却从没有流下来。从这个片子开始,我几乎看遍了Tom Hanks的每一部片子,可说到情感戏的引而不发,没有哪一部电影像这部片子的这个片段,在激荡的同时内敛而含蓄,收发自如,让人一直想念。

Sometimes it would stop raining

Long enough for the stars to come out and then it was nice.

It was like just before the sun goes to bed

down on the bayou.

there was always a million sparkles on the water…

like that mountain lake.

It was so clear, Jenny,

it looked like there were two skies

one on top of the other.

And then in the desert, when the sun comes up…

I couldn’t tell

where heaven stopped and the earth began.

It’s so beautiful.

I wish I could’ve been there with you.

You were.

I love you.

You died on a Saturday morning.

And I had you placed here under our tree.

And I had that house of your father’s bulldozed to the ground.

Mama…

always said

that dyin’ was a part of life .

I sure wish it wasn’t.

Little Forrest is doing just fine.

But about to start school again so on,

and…

and I make his 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

every day.

I make sure he…

combs his hair and brushes his teeth every day.

Teaching him how to play Ping-Pong.

He’s really good.

Uh, Forrest, you go.

We fish a lot.

And every night, we read a book.

He’s so smart, Jenny.

You’d be so proud of him.

I am.

He, uh, wrote you a…a letter.

And he says I can’t read it. I’m not supposed to,

so I’ll just leave it here for you.

Jenny…

I don’t know if Mama was right  or if it–it’s Lieutenant Dan.

I don’t know…

if we each have a destiny or if we’re all just floating around accidental-like

on a breeze…

but I–I think…

maybe it’s both.

Maybe both get happening at the same time.

But I miss you, Jenny.

If there’s anything you need…

I won’t be far away.QQ图片20130615230431

发表在 偏见 | 标签为 , , | 3条评论

Hand In Hand

此多媒体陈列厅包含 9 张图像

  

更多多媒体陈列厅 | 留下评论